顾²

关于Vanderboom家的后记

*就是一篇后记
*或者是范大棒家的未来
*都是自己上课脑补的,这一家子辈分跨度有点大就不知道该怎么称乎,以及时间线对不上见谅
*感觉自己一整个星期都在上思品课实在是无聊得飞升了

另外有一个惊天bug。William,是James的,叔叔,也就是说Aldous才是,rose她太太爷爷。大家看看也就过了……
ps.bug修复了

1.

    Aldous并不愉快。

    他操纵和牺牲了自己后代复活了William,但是该死的——几十年的努力换来了一个并没有William记忆的女孩。

    Aldous觉得血亏。

    眼前襁褓中的婴儿和William没有半分相似之处,Aldous看着她挥舞着自己的小胖手,心情越来越糟糕;而Rose就站在他身后,用同样冷漠的目光打量他这个突然出现的先祖。背后还长着黑色翅膀的那种。

    “Aldous先生,是吗?如果我没猜错的话。”声音就像Rose这个人一样,冰冷而阴郁。

   也对,Rose本来就和Vanderboom家没什么真正意义上的亲情,更何况是他这个间接谋杀了自己大部分子嗣的曾祖父。

    很烦,家庭伦理关系很乱。Aldous皱了一下眉,并不很想回答这个冰凉苍白的曾孙女。他现在是Mr. Crow,锈湖组织二把手,不是什么能常常关照亲人的长辈。

    婴儿床上的小孩瞪着眼睛望向Aldous,嘴里发出模糊不清无意义的语言,Rose看见了,脸上的线条柔和了一些;她走到橱柜边,往奶瓶里倒了点什么。

    “Laura,吃点东西。”红酒——深沉如血一样的红酒。

    真是Vanderboom家的优良传统,不知道会不会培育出Albert那样的怪胎。

    “我觉得,”Aldous严肃地伸出食指点了点婴儿软乎乎的脸蛋,“她还是个孩子,而你不该给一个孩子喝红酒,特别是你尊敬的曾祖父一个世纪前酿的锈湖至尊酒。”

    Rose面不改色:“没想到您还为它起了名字。”

    “成为酒商一直是我儿时的梦想——不过炼金术也差不多,你懂的——都是转换物质的本质。”Aldous嘴上絮絮叨叨,收回了打扰婴儿进食的手指,却一直在打量Rose的这间小屋,“永生的药和炼金术啊,你就住这样的屋子?如此的潮湿破旧,挂满了蛛网?这可不是William愿意看到的,他一直对居住环境很苛刻……”说着他抬起一只翅膀扫掉了头顶梁上厚厚一层蜘蛛网。

    “你可以来锈湖旅馆住,我亲爱的曾孙女。”Aldous小心翼翼地提出想了很久的设想。

   

    Mr.Owl拿着蜡布仔仔细细地打磨着一块鸽子的头骨,听到Aldous的请求不由得抬起头来看着他,语气有些诧异:“Mr.Crow,这样的请求从你嘴里可不常听见。”

    Aldous不自然地挠挠头顶的羽毛。让Rose带着重生的William来旅馆住的想法,从Rose离开Vanderboom老宅开始就有了。只是他根本不知道他这位难搞的老板Owl和难搞的小曾孙女Rose同不同意。

 
   
评论(13)
热度(28)
锈湖老玩家/托马斯桑斯特/安德鲁加菲尔德/防弹762玩家/王也/伦敦f4/密室逃脱和解谜游戏爱好者/我永远喜欢小绝!!